村落的早春

               

 

我谛视着它:

蜷伏在城市的脚边,

用千百张暗褐的庐顶,

无数片飞舞的碎布

向宇宙描绘着自己

正如住在那里的人们

说着,画着,呼喊着生命

却用他们粗糙的肌肤。

知恩的舌尖从成熟的果实里

体味出:树木在经过

寒冬的坚忍,春天的迷惘

夏季的风雨后

所留下的一口生命的甘美;

同情的心透过

这阳光里微笑着的村落

重看见每一个久雨阴湿的黑夜

当茅顶颤抖着,墙摇晃着

保护着一群人们

贫穷在他们的后面

化成树丛里的恶犬。

但是,现在,瞧它如何骄傲地打开胸怀

像炎夏里的一口井,把同情的水掏给路人

它将柔和的景色展开为了

有些无端被认为愚笨的人,

他们的泥泞的赤足,疲倦的肩

憔悴的面容和被漠视的寂寞的心;

现在,女人在洗衣裳,孩童游戏,

犬在跑,轻烟跳上天空,

更像解冻的河流的是那久久闭锁着的欢欣,

开始缓缓地流了,当他们看见

树梢上,每一个夜晚添多几面

绿色的希望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