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的八个策略

 

导读:灵活方法的运用基于“品悟经典的功底和人文视野的开阔”,观法更为悟道,任玲老师文言文教学方法的总结,教学主张的阐发。

 

作者介绍

任玲,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国家级骨干教师,云南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云岭教学名师,享受云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享受曲靖市优秀骨干教师政府特殊津贴,中语会青年教师专业成长研究中心导师团导师,中语会全国优秀语文教师,曲靖市优秀教师、优秀青年班主任、中青年教研教学优秀人才。

专著《我的经典语文》,主编《亲近经典·高中语文新课程选修讲堂》《亲近经典·高中语文新课程名著导读》《亲近经典·高中语文新课程导学案》等书籍,参与编写云南省《初中语文必读课本》、中职《语文》教材、长春版初中教材《语文》教师用书等多种书籍,发表文章百余篇。

成果“经典语文主张与亲近经典语文专题阅读实践”荣获首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受到教育部及省教育厅奖励。《语文教学通讯》《新语文学习》《云南教育》等多家杂志封面人物。现执教于云南省曲靖市第一中学。

语文教育宣言:做精神世界的美食家,做感悟生命的思想者。

教育理念:我们希望有怎样的世界,就给孩子怎样的教育。

最热爱的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

人生哲学:做自己欣赏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

座右铭:业精于勤,行成于思。

原载于 《语文教学通讯》2016年第1期

 

前言

文言文,学生怕上,教师难教。太多的一线课堂,文言文教学变成了逐处讲解的翻译课。这样的翻译教学重复多了,课堂必定了无生气,学生更加头疼文言课文。因此,想办法让学生学起来,问起来,读起来,写起来,讨论起来,总之,教出“趣味”来,让学生在这“趣味”中感受文字的魅力,得到汉语美的滋养,就来得尤为重要。下面分享的是教“活”文言文的几个策略。

 

一、“读”你千遍也不厌

一般来说,文言课文要学得扎实,需要反复诵读十几遍乃至几十遍,否则印象淡薄,甚至相当于没学。如何让这十几遍不是枯燥的重复,需要在设计上花功夫。朗读有很多反复的方法,比如教师或特长生的读,放录音、给任务的听读,初步熟悉课文时的试读,教师按句指导的教读,确定某种风格的练读,正常语速的诵读,加快速度的诵读(完成全班背诵时比较好用),放慢速度、投入感情的诵读,按句完成文白对照的译读,记忆字词重点的记读,以背诵为目的的唱读,模仿名家的仿读,进入文本情境或角色心理的演读,用方言等趣味方式完成的个性读,扮演特定角色的对读,配乐欣赏式诵读,触摸细腻情感的轻声读,突出奔放情感的高声读,师生之间的问答读,男女生之间的对读,小组、个人、师生间的轮读(接力读),感受形象的对号入座读,还有自我陶醉读,摇头晃脑读,指手画脚读……因文而定,不一而足。诵读不仅能增加学习文言的趣味,而且能导引心灵渐入文本深处。

好的文言课堂,可从“读”中入手,借“读”来出彩。单以听读设计为例。先让学生自己试读,再听读。听读内容可以是音频,也可以是教师自己读,还可以指定学生读。听读中可以安排一系列任务,比如对照,看看自己之前读的和听读内容有哪些不同,可具体到词句,尤其是断句;再如纠错,发现读错的地方,为听读内容纠错;再如点评,点评听读内容哪些读得好,哪些读不好,说说理由,再按自己的想法读读看。再如模仿,听完优秀的朗读之后,学生一遍遍学习模仿。

把“读”的功夫做好,是教学的一大基本功。好的朗读示范、训练和指导,对学生的影响甚至常常超过教师细致的分析。语文教师不仅要把自己的诵读练好,有几篇拿手的作品,还要积累丰富的指导经验,让学生也能练出几篇拿手的作品,这种因读而留下的记忆,是积累语感最宝贵的元素。诵读的味道,如美酒一般醇香绵长。读是培养语感的根本途径,尤其是文言文,诵读是必不可少的,这方法传统,也最有效,中国古代教育以此培养了历代无数文豪。诵读可以让学生体味文言韵致之美,领悟文章丰富内涵,获得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美感熏陶。

二、“说”可如此丰富多彩

让学生“说”起来,这是老师们课堂上常用的手段,但是往往在文言课文中运用不多。其实如其他体式的教学一样,“说”的设计思路可以丰富多彩。比如概述,初读课文后的概述内容,在概述中发现与原文的出入,完成对误读词句的纠正和内容的把握。比如讲述故事,或者复述情节,比照中考查细读原文的程度。比如分享感受,交流对文章触动人心之处的感动。比如评说人物,借评论人物的某一行事、细节、心理、结局等,加深对人物性格的理解。比如评价观点,抓住文中存在争议的观点,各抒己见,生发开放性的认识。比如质疑问难,对前人定论的一些解读发出质疑,提出自己的见解。比如虚拟采访,拉近学生与古人的时代距离,走进古人的心灵世界。比如对话辩论,设置有价值的论辩题目,在唇枪舌战中加深对文本的理解。比如赏析品味,在文章出彩之处进行鉴赏,品味细腻高超的写作技巧。比如想象或补白,在课文关键处,留白处,发挥想象,补出内容,以丰富对文章的感悟。

以《桃花源记》为例。可设计补白,“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此人会说些什么?请学生补白,补白目的其实是巧妙地达成文本写作时代背景的延伸。“皆叹惋”,村人叹惋些什么?请学生补白,叹惋内容直接关乎对文本主题的理解。当然还可以有另一种设置,采访桃花源中人,为什么“皆叹惋”?为什么要对渔人说“不足为外人道也”?或者采访渔人,为什么要离开桃花源?向太守报告的意图究竟是什么?这些设计都是能足够激发学生兴趣的深入文本方式。从某种角度来说,教师组织教学的真功夫,就是善于想办法让学生张开嘴巴大胆表达的功夫。很多时候,课堂就是在放手给学生说的过程中,发现问题所在或者呈现精彩之处的。

三、“写”可这般花样繁多

教学中,以写促读是比较有效的做法,写的方式可以花样繁多,比如可借助想象、联想对原文留白之处加以补白;可抓住原文某一切入点借题发挥;可改写,将文言文与散文、诗歌、短剧不同体式之间进行改写,也可以改写故事的发展结局;可缩写,精简压缩原文故事;可续写,为原文拟写结局;可仿写,模拟优美段落或语句,进行语言训练;可拟写,依据原文拟写心理独白、书信、感谢语、致歉语等;也可写对句,用古典小说的回目方式概括故事或段意,用对联方式吟咏古人行事品性,等等。

相对于“说”,写更加注重思路的明晰,语言的斟酌,表达的顺畅,因此对提高语文能力更有帮助。写,既是一种分享,也是一种示范。可以是教师写,展示示范。也可以由学生写,交流分享。写的环节设计,不求每个人都做得十分完美,只要一部分学生能当堂写出好的文字来分享,加深理解,提升认识,课堂效率就能有所保证,要给有才华的学生张扬、展示的机会,也要让一般学生在训练中得以借鉴提升。

“中语杯”课堂教学竞赛一等奖向的课例《小石潭记》中,执教者就展示了自己创作的《江城子•读〈小石潭记〉有感》(报国为民改革忙,奸人起,埋忠良。贬谪永州,十年愁断肠。纵然闲情又逸趣,钓江雪孤独伤。/ 忽逢小潭悦心房。流水清,游鱼畅。岸似犬牙,乱石写文章。虽有快意跃然起:离别时,又凄凉),伴着音乐,朗读词作,收束课堂,赢得全场鼓掌,效果非凡。篇幅较长的《孔雀东南飞》,可要求学生尝试用五言的方式将整个故事概述出来,几百字的压缩概括,既把握了全诗内容,又训练了语言,若得一二颇具风采的佳作,示范效应可相当漂亮。《滕王阁序》,用摘取原文或改写原句的方式,以“四六”句式、“四四”句式或“六六”句式等几个版本压缩原文各段,这样的写,既促使学生钻研文意,又在训练中加深对骈文语言的理解。

四、“演”,有趣的角色模拟

演可以与读或者短剧改写等方式结合在一起使用。比如可用角色扮演式的独白或者对读;可将原文故事情节中的关键环节加以改编,做成短剧来表演。有故事情节的文言课文,几乎都可以采用表演的形式,或全文,或片段,或几处对话。演之前需要用心琢磨课文,演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增加趣味,更是为了寻找好的切入口以深入理解文本。比如《鸿门宴》中的角色模拟,把刘邦与部下的所有对话加以组合,分角色饰演,表演的目的是揣摩刘邦善于示弱,善于求助,善于用人,善于采纳谋士意见的胸怀与性格。《苏武传》中的角色模拟,可以特别选取苏武与卫律的对话,苏武与李陵的对话,通过饰演体会人物不同的身份、性格、内心世界,以更好地把握苏武的形象。网络资源中《曹刿论战》改写成短剧来表演的课例也是很好的尝试:有背景画外音,有第一幕“鸿鹄之见”,第二幕“面见庄公”,第三幕“齐鲁交战”。改写与表演的过程,拓宽了想象空间,训练了整合故事的能力,促进了对文本的体会与学习。

五、“整理”,有效的语言积累

“整理”就是按照某种要求,对课文的相关内容做一些梳理归类。文言课文的学习中,这种方法非常实用而有效,比如某一虚词或某类虚词的用法与意义的归类;重点实词的语义归类;一词多义的例句梳理;词类活用类型梳理;句式类别与特点梳理;翻译方法与技巧梳理等。这样的梳理归类在复习课的设计中常常用到,可选一篇有代表性的课文,让学生来集中揣摩、总结、训练翻译的规律和技巧,诸如单音词扩充双音词的表达习惯,省略句的合理补充,异义词的准确替换,语序的合理调整,活用词的到位翻译,等等。学生自己根据实战梳理出来的方法,使用起来最为牢靠。还有一类整理是着眼于语言修炼的,如摘录佳句,记忆美词,背诵佳章。像《桃花源记》课例中四字词语的整理记忆(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怡然自得/无人问津/黄发垂髫/不知有汉),是极有效的语言学习积累。而像《论语十则》《鱼我所欲也》《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等经典名篇的学习,又可以重在名句品析上,可摘取短语或者选一个句子作为座右铭,并说说选择理由和对自己的意义。对于经典作品而言,这是实现语言与思想双重积累的有效方式。

六、“比较”,异同中收获无限可能

这里的“比较”特指比较阅读活动。比较阅读就是指把内容或形式相近的或相对的两篇文章或一组文章放在一起,对比着进行阅读。在阅读过程中将有关内容不断进行比较、对照和鉴别,这样既可以开阔眼界,活跃思想,使认识更加充分、深刻,又可以看到差别,把握特点,提高鉴赏力。比较可以同中求异,可以异中求同。可以横向比较,如同作家同一时期不同作品的比较,或同一流派不同作品的比较。可以纵向比较,如同作家不同时期的作品比较。可以是相同题材的作品比较,不同观点的作品比较,也可以是不同手法、不同风格的作品比较。可以宏观地多层面多角度比较,也可以微观地局部比较。可以为理解文本而比较,可以为评价作者而比较,可以为提升鉴赏能力而比较。总之,教学中可以多角度选择比较阅读点,多层面设计比较阅读的教学活动。比如教学《归去来兮辞》,就可以与《归园田居》比较阅读。同一作家,同一题材,同一时代,但体式不同,繁简有别,对生活场面的取舍各异,作者情感的复杂程度有别,多层面深入,可深入理解作者走出纠结走向田园的心路历程和寄予在这篇杰出辞赋中的情致心魂。《鸿门宴》中可将刘邦阵营与项羽阵营中的人物关系做比较,窥看两个领军人物与自己阵营、对方阵营里的人物之间的微妙关系,从而发现两个人物在个性与韬略方面的不同。

七、“活动”,说学逗唱皆有用

“活动”是指教学中创设情境,让学生在特定情境中完成任务,这些任务具有很强的互动性、动作性、参与性、实践性、过程性,通过个人活动、生生互动、师生互动实现学习目标。借助活动完成教学,能极大限度地调动学生的主动性和参与感,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提高学习的单位效能。“活动”与前面的读、说、写、演有重合的地方,还有它们不能涵盖的地方。如王君《狼》一文的课例,老师为了让学生保持学习热情,津津有味地深入课文,便绘了两幅《杀狼图》,图中有错误,要求学生找出来,细读课文并拿出依据,老师适当延伸并注意一词多义的归纳。给插图纠错,初一的孩子当然觉得既刺激又有趣,也能依据课文找到要害,诸如狼趴在地上是错的,文中是“犬坐于前”;狼的眼睛是睁开的,文中是“目似瞑”;刀砍到狼的颈子上不对,文中是的“股”是大腿。如王君所说,纠错的过程是注释和课文再次合璧的过程,是文字与形象的立体交流的过程,是观察分析、选择判断的过程。因为设计切合学生的心理实际,自然能激发他们以亢奋的状态走进文言天地。课例的另外一段,王君又换用“听读改错点拨法”,在娓娓动听的讲述中,老师故意设置了四处错误,学生耳听讲,眼看书,心思考,手批注,找出错误,拿出依据。这样的活动,既夯实了学习重点,又拓宽了知识面,更使学生感受到学习文言的无穷乐趣。

八、“延伸”,将课堂延展到生活

延伸拓展是把文言文教“活”教“宽”时不可缺少的方法。好的延伸,能将有限的课堂延展到广阔的世界中去。延伸渠道是多方面的,如基于作者的生存时代与生活境遇的延伸;基于作品解读、内容理解的拓宽加深;基于作品风格、创作方法的延伸;基于作品的主旨与时代意义的延伸;基于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共鸣与化育的延伸。拓展延伸能加固课堂教学内容,拓展学生视野,激发学生兴趣,训练学生思维,使语文课堂变得灵动而丰富。拓展延伸讲求适度、筛选、提炼和有效。拓展延伸将文言文与时代生活链接,丰富经典内涵,使经典焕发新的生命力。比如曾获全国语文课赛特等奖的《愚公移山》课例,郭初阳为了让学生开放思维,以现代眼光多角度审视传统极其根深蒂固的影响,以定方法和视角解构作品,采访了外国朋友,搜集他们对愚公行为的评价,以激发学生的异质思维,这就是别具一格、充满张力的延伸。再如学习《曹刿论战》,可联系《左传》的平民参政记录,探求古代文明的精华。同样,学习《烛之武退秦师》,可延伸大军《回到民权高于君权的时代——重温春秋战国史》等篇章,甚至可把春秋战国时之自由民主向古希腊城邦延伸,再以《战国策》《史记》相关记录佐证,以获得“小人物,大历史”的体会,领会古代文明的骄傲与尊严。

结语

把文言文教活,得益于方法和技巧,而根基却还是品悟经典的功底和人文视野的开阔。我的文言教学主张是“以合宜的方式进入文本;以细腻的心思发现文本;以灵活的手法感悟文本,以宽阔的背景延伸文本”。上面分享的八种策略未必适合每一篇,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关键是教学中能够因“篇”制宜,因“文”制宜,因“体”制宜,有所发现,有所创新,这样就能走出沉闷,教出趣味。

 

声明:本文选微信公众号张玉新名师工作室,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涉及侵权,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处理。

本网站所提供之信息和判断仅供参考,请勿在公开出版物中引用。